咨询电话
0512-69163907

平江路的旧冬至

每年冬至,我都要回到平江路老宅母亲那里过节祭祖。当看见平江路翻天覆地变化之时,不由我勾起以往的回忆。平江路南临干将路,北接东北街,东西小巷纵横,小桥流水枕河人家,以前黄昏的炊烟、河边洗衣的笑声、孩子们的嬉戏,还有那停泊在河边的农船,一幕幕依然呈现在眼前。

记得我曾经写过一首诗:家住姑苏东,小桥各不同。东西长流水,南北各相通。言表了城东水巷古桥的景象。上世纪五十年代这里街面很窄,上下岸都有房子,小石子铺设的路面显得平整又古朴,南北两地民宅居多,最为热闹繁华的市场在宝吉利桥到悬桥巷口,这一段店铺林立,应有尽有,特别是早晨菜农进城卖菜,来往人车更是源源不断,许多商店也很早开门营业了。

记忆中有申明楼茶馆、大全堂药店、裁缝店、潘万仁酱菜店、广丰南货店、伏泰昌烟杂店、潘记豆店、磨坊店、锡作店、漆盘店、阿二面店、德丰香烛店、纸扎店、生熟肉店,包括豆腐店、木桶店、柴行、腌腊咸鱼店、老虎灶等。如今沿河房子基本拆除,只剩下一口古井依然坐落在原处,见证着历史的变迁。

小时候不懂什么叫冬至,我看外公忙里忙外,好奇地问外婆,冬至为什么像过年一样隆重?她推推高度近视镜说:冬至大如年,冬至在二十四个节气中是非常重要的节气,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。按农历冬至是岁首亦称元旦,是新年的开始,老苏州人最重冬至节了,有肥冬瘦年的说法,意思是把冬至看得比过年还重要,过去皇上到这一天也要去郊外举行祭天大典,上下官员休假息事,百姓停业祭祖,这种习俗自古延续到现在。

外婆说着说着喝了口水接着又说:快到冬至时小孩要乖点,否则有红眉毛绿眼睛的人要吃掉你的(当然是吓小孩的)。可我还当真,所以冬至日我很听话,而且形影不离地跟着外婆,怕红眼睛绿眉毛的人来吃我。

过冬至节,苏州人有一句老话:有铜钿吃一夜,呒不铜钿冻一夜。所以苏州人过冬至颇为郑重、丰厚。节前粳米粉、糯米粉都是自己磨,磨好的粉做糕做团,做好的萝卜丝团和豆沙、芝麻团,就是冬至夜要吃的主要食物——冬至团。节前各家送冬至盘也是苏州人的习俗,送盘用提盘篮,提盘篮分三层,上层糕团,二层鱼肉,底层生鸡一只上面还贴红纸代表喜气。

冬至祭祖俗称过节,规矩甚大,八仙桌上供品齐全,菜肴丰盛,当然少不了冬酿酒,更少不了鸡,无鸡不成席,那时候的冬酿酒香,浓甜爽口,深受老人小孩青睐。点上香烛后,大家按辈叩首,此时气氛端庄,不准碰触椅子,据说过节时碰了椅子会惊动祖先惹他们生气。待酒过三巡,香消烛灭时,再按辈参拜,然后焚烧锡箔纸钱,这闪闪余光亦有说法:说老祖宗酒足饭饱后,带着钱高兴地回极乐世界了。此时冬至的过节仪式才算结束,然后挪动椅子,全家人开始围桌庆贺同饮。